闲来斗地主

    汉代“疏勒城”重现真身

    —考古发掘揭开奇台石城子遗址身世之谜

  • 作者:张海峰
  • 分享到:
  • 0
  • 石城子遗址考古发掘现场。□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供图

    石城子遗址西北角楼及城墙(资料照片)。□新华社发(中国文物报社供图)

    石城子遗址出土的汉代遗物。□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供图

    5月5日,2019年度全国考古十大发现揭晓,新疆奇台石城子遗址榜上有名,引起各界关注。它是目前新疆发现的首个汉代军镇遗址,专家确定,它就是曾经威震一方的汉代疏勒城旧址,是汉朝有效治理和管辖西域的历史见证。

    从2014年至2019年,考古工作者经过持续发掘与研究,向世人揭开了一座汉代遗址的身世之谜。

    威震一方的军镇遗址

    初夏时节的奇台县江布拉克景区,一望无际的青色麦田如碧浪起伏,半截沟镇麻沟梁村就在其中,这里就是石城子遗址。

    “经过持续发掘和研究,我们已经明确遗址的形制布局和功能区划。”5月8日,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副研究馆员田小红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她是石城子遗址考古发掘项目组负责人。

    从航拍地图上可以看到,长方形的遗址依山形水势建在崖体上,北高南低,最大落差200米。西面、北面是城墙,东面、南面临深涧,涧底有麻沟河自南向北绕城东而过,城外有护城壕;遗址西北角和东北角各有一座角楼,唯一的城门位于西城墙中部,整个遗址总面积11万平方米。城内依托西北城墙,还建有一座2万平方米的内城。

    北城墙上两座凸起的马面突出了石城子遗址的防御色彩,城内发掘出土的大量兵器、铠甲上的铁片也强化了这种特质。城中出土的物品均有鲜明的汉代特征,专家结合文献考证,明确它就是汉代名将耿恭驻守的疏勒城。

    “石城子遗址地处天山山脉北麓山前丘陵地带,地势险峻,易守难攻,是控扼天山南北往来的重要关隘。公元75年,汉代名将耿恭‘以疏勒城旁有涧水可固’,从金满城(现吉木萨尔)退守至疏勒城。这些文献记载与石城子遗址的地理环境完全吻合,出土遗物也有鲜明的汉代特征,与耿恭在西域活动时间相契合,我们由此推断石城子遗址即为汉代疏勒城旧址。”田小红说。

    难得一见的“汉代火锅”

    诸多专家将石城子遗址确定为汉代古城,主要依据便是在此出土的大量珍贵遗物。

    遗址出土了不少汉砖汉瓦,瓦当上的云纹图案带有强烈的时代特征。“这种云纹瓦当在两汉时期最流行。从制作工艺来看,也有明显的东汉初年特征。此外,我们在墓葬区采集到许多汉代五铢钱,还出土了不少带有典型汉代特征的陶罐、灯盏、瓮等器物。”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馆员吴勇介绍。这一推断得到了碳14测年数据的印证。

    石城子遗址还出土了一个非常特殊的陶器。“像个盆,中间有个圆形的筒,像是‘土火锅’的样子。这明显不是当时西域的器物,新疆地区其他地方也没有出土过类似的炊具。大家推测,可能是驻守在这里的官兵从中原带来的。”吴勇饶有兴致地描述道,“盆底还有残留物。”

    “石城子遗址出土的大量汉代典型器物,在新疆地区考古学文化断代上具有标尺意义。”田小红说。

    此次考古发掘活动先后有疆内外十几家相关单位参与,采用了多项高科技手段,同步开展了土壤、动植物、遥感、航测等多学科联合研究。一系列研究成果勾勒出汉代疏勒城多业并存的生产场景:当时的奇台比现在温暖湿润。当时以农业生产为主,主要种青稞和小麦,兼有以牛羊为主的畜牧业,还有少量商业活动。

    “全疆发掘过多处遗址,能确定为两汉时期城址的仅此一处。石城子遗址考古发掘填补了新疆地区两汉城址考古的空白。”田小红说。

    扎实的田野考古工作,引人瞩目的成果,让奇台石城子遗址考古发掘项目荣获了“2016—2017年度田野考古奖”二等奖。这是由中国考古学会评选的中国考古界对田野考古的最高奖项,也是迄今为止,新疆考古获得的田野发掘方面的最高奖。

    汉朝管辖的历史见证

    石城子遗址是迄今为止新疆地区发现的唯一一处年代准确可靠、形制基本完整、保存状况完好、文化特征鲜明的汉代古遗址。2013年,它就成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自汉代开始,新疆地区正式成为中国版图的一部分。公元前60年,西汉设西域都护府作为管理西域的军政机构。石城子遗址是汉朝有效治理和管辖西域的历史见证。

    疏勒城之所以名垂青史,是因为名将耿恭曾在这里立下过不朽功勋。他率领极少的将士浴血苦战,战胜了百倍于己的匈奴军队,“节过苏武”的忠勇让后人景仰,为疏勒城留下一段英雄传奇。

    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李文瑛表示:“近几年,城市考古是新疆田野考古的重点之一。新疆不少城址延续时间较长,因反复使用,城市建筑破坏得很厉害,而石城子是座单纯的汉代城址,年代准确可靠、形制基本完整、保存状况完好、文化特征鲜明,这对于我们正在实施的两汉西域都护府遗址考古无疑具有启示意义。”

    石城子遗址考古成果对于阐释新疆自汉代开始就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新疆各民族文化和中原文化交流交融、息息相通的历史史实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和现实意义。

    李文瑛说:“石城子遗址位于江布拉克景区,以文促旅、以旅彰文有天然优势。希望有关部门在做好遗址保护的基础上,能建一座遗址公园,不仅可以把疏勒城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保存下来,传承下去,更能让各族群众通过这座汉代城址,了解新疆的历史”。

  • 分享到:
  • 0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65120170002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AVSP3110470号
    |
    新疆日报社主办
    新疆日报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新华彩票 卓易彩票注册 快三投注网 全民彩票 pk10怎么玩